朋友圈發布辭職聲明,是否有法律效力?

【經典案例】


盧某系某科技公司銷售總監,長期在外出差。2017年12月某日,在外出差的盧某突然在微信朋友圈中發布了一條狀態,聲稱其即日起辭職,科技公司相關事宜與自己再無關系。此后,盧某未再前往公司上班。


4個月后,盧某要求科技公司支付其違法解除勞動合同的賠償金、未簽訂勞動合同的雙倍工資差額以及未支付的勞動報酬等合計20余萬元,科技公司不予認可。雙方經勞動仲裁后盧某不服裁決,最終訴至法院。


【爭議焦點&法院判決】


本案的爭議焦點為:盧某在朋友圈發布辭職聲明的行為,是否具有法律效力?


盧某認為,自己之所以辭職是因為公司老板先口頭辭退了他,其又看到了公司在工作微信群發布的“關于盧某離職的聲明”,這才在微信朋友圈發布了辭職聲明,故公司在沒有依據的情況下通知其不再上班,屬于違法解除勞動關系。


科技公司則認為,公司是在微信朋友圈看到盧某發布的辭職聲明后才在公司工作群里發布了“關于盧某離職的聲明”,且盧某發布了辭職的狀態后再未前往公司上班,故其應當屬于主動辭職行為,公司無需支付賠償金。


法院審理過程中,雙方進一步闡述了自己的觀點和理由,最后經法院主持調解,雙方握手言和,由科技公司一次性支付盧某5萬元。


【律師說法】


如今,越來越多的微信、微博等新類型證據出現在勞動爭議中?!峨娮雍灻ā返谒臈l規定,“能夠有形地表現所載內容,并可以隨時調取查用的數據電文,視為符合法律、法規要求的書面形式?!?本案中,在無證據證明盧某在朋友圈發布辭職聲明的行為為非當事人真實意思表示的情況下,法院可將該朋友圈內容視同其它紙質書面證據予以審查、認定。而《勞動合同法》第三十七條規定,“勞動者提前三十日以書面形式通知用人單位,可以解除勞動合同。勞動者在試用期內提前三日通知用人單位,可以解除勞動合同?!北R某在朋友圈發布的辭職聲明,應當被認為是書面形式的一種,其行為可以構成辭職。


通過本案,藍海提醒勞動者提高法律意識。盡管朋友圈通常具有一定娛樂性質,但其作為電子數據在部分情形下仍然是具備證明力的。對于涉及自己權利義務變更的重要事項,應當慎重在朋友圈發布,否則一句玩笑有時也可能產生法律后果,最終對工作和生活產生影響。


另一方面,用人單位則對于容易發生爭議的事項,應及時妥善保全電子數據,如有必要的,可對一些電子數據進行公證。此外,用人單位還應當完備解除勞動關系的程序,根據《勞動合同法》第三十六條至四十一條的規定,解除勞動關系的方式有三——(1)員工單方解除合同;(2)企業員工協商解除;(3)企業單方解除。如員工擅自不出勤,未進行離職工作交接且未辦理離職手續,而單位也未明確表示解除勞動合同的,則雙方均未作出解除勞動關系的意思表示,不屬于法定的三種解除情形。此時,雙方的勞動關系存續,易引起勞動糾紛。藍海建議,在發現員工不到崗情形時,用人單位可向其電話告知及時到崗上班并寄送《返崗通知書》,員工經指定期限仍不返崗時,另行向其寄送《解除勞動合同通知書》。最后,對于員工未結算的工資,應當正常發放,并及時進行社保減員。上述流程妥善完成并留存證據后,一般可不必擔心未來發生勞動糾紛。


*內容來源:微信公眾號 總裁法律顧問網  有刪改


亚洲欧美一区在线,香港三级片a免费看,伦电电影院,日本一本大道免费高清